“最丑建筑”背后的审美困境在哪?

“最丑建筑”背后的审美困境在哪?

  “最丑建筑”背后的审美困境在哪?

  新闻背景

  近日,2020年度第十一届“中国十大丑陋建筑”评选结果揭晓。其中,广州融创大剧院、长白山天地度假酒店、广西河池丹泉酒业文化馆、重庆武隆飞天之吻、贵州兴义万峰湖吉隆堡酒店等建筑上榜。

  现实中可能没有一个建筑能有口皆碑,但是经过审慎评估的,被评为“最丑建筑”的可能性总要低一些。

  据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报道,由建筑畅言网发起的2020年第十一届“中国十大丑陋建筑”评选结果近日揭晓,多地相关建筑上榜。这个最初是同行之间略带调侃意味的评选,如今已成为各方关注的事件。

  从媒体发布的画面来看,今年上榜的这些建筑的确很难说赏心悦目。比如排名第一的广州融创大剧院,大红的建筑堆砌着丝绸、龙凤等元素,不仅建筑自身看着别扭,和周边的景致也是格格不入。

  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,给出差评容易,要纠正这样的审美,其实挺难的。如果是公共建筑,批评者还可以追问程序,有没有充分尊重专家和民众意见,是不是少数拥有话语权的人,做了随心所欲的决策。可是有些建筑是酒店之类的私属建筑,如果拥有建筑所有权的人,就喜欢这种格调,别人有什么理由去反对呢?

  而且,建筑审美正如其他审美一样,并没有什么绝对客观的标准。建筑史上最典型的例子是法国的埃菲尔铁塔。这个建筑从方案到落成,始终面临各界如潮的尖锐批评。大作家莫泊桑和小仲马等甚至曾联名在报纸发表反对文章,认为这个建筑破坏巴黎的建筑风格和城市形象。可是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,埃菲尔铁塔成为了巴黎和法国的标志。

  当然,这绝不是说上榜的这些“丑陋建筑”,过多少年之后也可能成为“魅力建筑”。只是提醒,建筑的审美标准受到很多因素影响,我们很难武断地去一刀切禁止建成什么样,而只能更多地呼吁重视。建筑一旦落成,其生命可能远超一个人,对这样一种将长久占据公共空间的物品,在审美上多花一些心思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有专家把建筑审美划分为三种:权力审美,专家审美,群众审美。很难说其中哪一种该拥有更大的话语权。之前舆论批评较多的可能是权力审美,这种审美的隐患,不在于个人品位,而是可能被腐败绑架。比如有话语权的人,可能选择给他输送利益的方案,而根本不关心这个建筑到底是美是丑。这种把私利凌驾于公共审美之上的现象,确实需要警惕。

  而专家审美也面临不少争议。有人觉得设计是一门专业,应该尊重专家们的判断。可现实中,这些被评为“最丑”的建筑,多数也是由知名设计师操刀,是他们放弃专业操守被“甲方”绑架,还是他们也可能审美不在线?再或者,是他们的这些作品审美太超前,普通人跟不上?不管怎样,这些争议都说明,“听专家的”也未必总是靠谱。

  最理想的方案,可能还是综合几方审美意见,通过程序设定,尊重专家审美的同时,多吸纳群众审美意见。一个建筑出现在特定时空,总是要接受特定时空的审美评价,与其在建筑落成后挨骂,不如提前广泛征询意见,找到最有共识的审美标准。现实中可能没有一个建筑能有口皆碑,但是经过审慎评估的,被评为“最丑建筑”的可能性总要低一些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守一

【编辑:卞立群】